首頁 資訊 寶典 法眼 生活 司考 圖片 文書 律師 咨詢

法治


旗下欄目: 國際 國內 汽車 數碼 法治 消費 娛樂 教育 熱評

田耘律師:待到“法治之花”爛漫時

來源:it資訊網 作者:小仙女 人氣: 發布時間:2019-10-11 15:12

  “律師的工作關乎他人的人生,來不得半點馬虎。作為一個群體,律師與公檢法之間,是法律共同體,是某種意義上的對手,但絕非敵人。執業過程中,我要求自己始終堅持一個原則:將政治問題法律化,法律問題專業化,專業問題技巧化,爭取以個案正義的實現共同推動中國法治的進步。”

  ——田耘律師

  田耘律師:待到“法治之花”爛漫時

  2019年2月26日,在北京京師律師事務所總部的田耘律師接到一個從老家山東聊城打來的電話,一個叫王某偉的人因涉 嫌銷售假藥罪被當地公安部門刑事拘留,其家人打來電話請求田耘為其提供辯護。

  簡單溝通后,田耘律師放下電話,腦海中立即浮現出2018年引發熱議的電影《我不是藥神》的故事原型——轟動一時的“陸勇案”,這兩個案件有著諸多的相似之處,故事的“主人公”都是因為向他人提供印度仿制抗癌藥涉罪。當時,田耘律師敏銳地意識到該案可能會成為見證中國法治進步進程中的經典個案。由于情況緊急,她立即讓人訂票,當天下午便和助理于春寒料峭之中乘高鐵直奔聊城。

  “我的第一感覺是,查清楚該案的法律事實并不難,但由于我國對于仿制式‘假藥’的認定標準長期存在著爭議,并且,該案與當年的陸勇案相比也有其特殊性,因此,最終的審判結果尚不確定。其間應該同樣會經歷一場復雜的情法糾葛,老實說,我自己也很想知道有關部門最終究竟會如何去斷這個案子。”她說。

  田耘律師表示,該案的最終判決結果一定程度上將具有“風向標”的意義。

  引發廣泛關注的“聊城假藥案”

  第二天一大早田耘律師便趕到聊城市東昌府區看守所,會見了當事人王某偉。據田耘律師后來回憶,當時王某偉的精神狀態非常不好,面容憔悴,眼神迷茫,顯然是在此事件中受到了很大的沖擊。安撫當事人情緒后,田耘與其進行了坦誠而深入的溝通。

  會見完當事人,田耘律師又馬不停蹄地向當地公安機關了解情況,由此掌握了事件的大致經過……

  2018年3月,王某偉的父親罹患胃癌,經人介紹轉入聊城市腫瘤醫院治療。治療過程中,其主治醫師陳某祥建議其使用多靶點的廣譜抗癌藥“卡博替尼”,因該藥未在國內上市,便建議他們從國外購買。

  資料顯示,“卡博替尼”是由一家美國制藥公司研發的,已于2012年被批準在國外上市,其療效也已被證實,但由于在中國尚未通過相關審批,屬法律意義上的“假藥”。在美國,服用該藥每個月的治療費用高達數萬元,超出了大部分中國患者的消費能力。

  通過到網上查找資料,王某偉了解到印度有相應的仿制藥,并且價格要便宜得多,而按照我國相關規定,購買少量這類藥品自用并不算違法,于是便委托熟人從印度代購了一瓶。拿到藥后,醫生告知王某偉,他父親曾長期干農活身體底子較好,經過兩個月的治療,病情已得到控制,“卡博替尼”暫時用不上了;丶液,王某偉便將藥凍在了冰箱里,以備不時之需。

  2018年7月,陳某祥突然找到王某偉說有一位急需“卡博替尼”的患者買不到藥,問他能否幫忙,出于病友之間互助的想法,短暫猶豫之后王某偉便將藥轉讓給了這位病友(王某禹)。王某禹家屬問多少錢,王某偉說記不確切了,應該是不到13000元一瓶(后經警方證實是12600元),對方便湊了個整數給匯了13000元。不久之后,應王某禹家屬的請求,王某偉又幫其購買了一瓶藥。這一次,王某偉讓代購人直接將藥品寄往王某禹兒子的家中,自己并未經手。

  不曾想,這次病友之間的互助之舉卻在數月之后令王某偉突遭橫禍。在王某禹病逝后不久,他的女兒王某青以涉 嫌銷售假藥罪為名,將王某偉和主治醫師陳某祥雙雙告上了有關部門。

  依據田耘律師了解到的情況,王某禹患有小細胞肺癌、膀胱癌,后又罹患腺癌,3年前曾到北京301醫院做化療,膀胱癌暫時得到了控制。2018年其小細胞肺癌病發,聽說陳某祥擅長治療肺癌,便于2018年4月14日轉入聊城市腫瘤醫院,經過5個周期的化療,病情得到了有效控制。不幸的是,這時,膀胱癌又突然復發了,病情也由此急轉直下。醫院隨即對治療方案進行了調整,建議其使用“卡博替尼”,王某禹家屬因為沒能買到藥,便請求主治醫師陳某祥幫忙,陳某祥想起王某偉那兒還有一瓶存貨,于是幫忙聯系了王某偉。王某禹服藥后,無奈,癥狀并未減輕,最終于2018年11月10日因醫治無效在聊城腫瘤醫院去世。

  在此之前,王某禹的女兒王某青曾帶著藥到濟南、北京等相關醫院咨詢,被告知“藥不對癥”。后來據媒體查證,擁有多個靶點、被人稱為靶向藥中“萬金油”的“卡博替尼”被FDA批準的適應癥中包括復發難治的晚期甲狀腺髓樣癌、晚期腎癌和肝癌,但不包括肺小細胞癌和膀胱癌。國家衛健委發布的《膀胱癌診療規范(2018年版)》中提到了“卡博替尼”,不過,說是目前處“在臨床實驗之中”。然而,在一些癌癥病友群里“卡博替尼”卻十分流行,據說在沒有更多藥物可供選擇時,醫生有時會建議患者嘗試使用,不過也屬于盲試。

  用藥的問題,后來成了醫患矛盾爆發的重要導火索。

  王某禹去世后的第十天,其女兒王某青因對治療效果不滿,到醫院討要說法。后雖與醫院進行了溝通,聊城市衛健委也多次介入,但都沒能妥善解決此事。

  由此雙方僵持了約兩個月。

  2019年1月,王某青撥通市長熱線,幾天后,東昌府區食藥監部門打電話叫王某青拿上藥和外包裝過去做鑒定,得到的結論是該藥應該按“假藥”論處。

  2月15日,王某青通過聊城市東昌府區市場監督管理局提出控告,認為王某偉、陳某祥涉 嫌銷售假藥。

  2月19日,具體承辦該案的東昌府區公安局經調查后,以“情節顯著輕微”為由,做出了不予立案的決定。

  對結果不滿的王某青又想到了求助媒體,給某地方衛視臺打去求助電話。2月25日,該電視臺以《聊城:主任醫師竟開假藥》為題,報道了此事。短短幾分鐘的報道,一經播出便立即在社會上掀起了軒然大波。

  當天晚上,聊城市腫瘤醫院便研究決定,暫停陳某祥在醫院的醫療服務活動,同時給予其行政警告處分,并免去其腫瘤二區科主任職務。2月26日,聊城市衛健委發布通告稱,陳某祥違反《執業醫師法》相關規定,暫停執業一年。與此同時,王某偉以及為其提供藥品的上線段某,也因涉 嫌銷售假藥罪被刑事拘留。

  事發當天,王某偉的家人打電話向田耘律師求助。

  田耘律師是山東聊城人,曾在聊城執業多年,在當地擁有較高的知名度,擔任聊城市政 協委員、政 協常委等職,曾被山東省司法廳授予“全省司法行政系統先進個人,記三等功”和“個人一等功”等榮譽,也是全國律師協會認定的“全國優秀律師”……出于對她的信任,事發后王某偉指定其家屬請田耘律師擔任自己的辯護律師。

  2月27日會見完當事人王某偉,并向辦案機關了解案情后,田耘律師認為,王某偉的行為只是病友之間的一種互助,主觀上并不存在銷售假藥的故意,客觀上也不存在銷售行為,同時,也沒有證據表明王某偉曾主動提出給藥品加價,至于藥品的差價部分應當被認定為王某禹家屬一方的個人贈與。“王某偉的行為不構成犯罪,即使構成犯罪也因情節顯著輕微,不應按犯罪處理。這一點是明確的。”田耘律師說。

  會見王某偉的當天下午,田耘律師即形成了律師意見書,并呈送給了辦案各有關單位。在辯護過程中,東昌府分局也認真聽取了田耘的律師意見。

  “案發后,我與辦案機關始終保持著密切的溝通。”田耘律師說。

  而在某衛視臺的那期節目播出后,《新京報》《環球時報》《醫師報》等國內主流媒體及一些自媒體紛紛跟進,展開了后續的報道,輿論熱潮一時引爆網絡。有聲音稱其為“聊城版我不是藥神”、“現代版'農夫和蛇'”,而除了網民紛紛跟帖,醫生,法學家,律師,也紛紛加入到討論的隊伍中來。

  同時,該案也引起了山東省公安廳的高度重視。

  情與法的“糾葛”

  3月4日,田耘書面向辦案機關提交了取保候審申請書,被駁回,隨后她又向東昌府區檢察院提交了法律監督的意見書。

  “當時,辦案機關面臨了巨大的社會輿論壓力。”田耘律師說。

  她自己也曾擔心過熱的社會輿論會影響司法公正,因此在代理案件的過程中田耘律師始終自覺和輿論保持著距離,拒絕了所有媒體的采訪要求。

  據田耘律師介紹,該案的基本事實并不復雜,但當時的辦案機關面臨著“情法糾葛”的兩難境地。

  一方面,依據我國當時藥品管理法第48條,“依照本法必須批準而未經批準生產、進口,或者依照本法必須檢驗而未經檢驗即銷售的”,應按假藥論處,據此聊城市食藥監局在2019年1月出具的認定意見書中認為,已在國外上市、但沒有拿到國內批號的“卡博替尼”,屬于法律意義上的“假藥”。“我國實行藥品審批制,任何藥品要想在國內上市,必須取得有關部門的審批。”田耘說,藥品質量事關公眾健康乃至生命安全,實施最嚴格的監管,很有必要。另外,在境外合法上市的藥品,可能未必適應我國患者的身體狀況,也未必符合質量標準,因此,將必須批準而未經批準進口的藥品按假藥對待有其合理性。

  但另一方面,正如電影《我不是藥神》給公眾普及的一個知識,法律意義的“假藥”和成分、功效為假的傳統意義上“假藥”不同,F實中,對于不少國內那些經濟上已經不堪重負的重癥患者而言,更便宜、未經批準的境外合法新藥,可能是他們人生中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在此背景下,如果依然按銷售假藥對相關行為給予嚴厲處理,會顯得有些不近人情,甚至有些苛刻,更不可能取得良好的執法效果。

  事實上,該案經媒體報道后,公眾普遍希望法律層面對陳某祥和那些“藥神”們“網開一面”,就像陸勇被抓后湖南沅江市檢察院2015年1月向法院請求撤回起訴那般。

  回到“聊城假藥案”,雖然主治醫師陳某祥向患者推薦了被法律所禁止的“卡博替尼”,并將其列入醫囑,在法律層面的確存在違法嫌疑,也違反了《執業醫師法》相關規定,但如果他確系好心,那么,讓其接受刑罰的制裁,就會顯得不合人情。同時,也會進一步撕裂醫生和患者之間的信任。果真是那樣的話,以后面對類似的情況,醫生是冒著違法甚至暫停和吊銷執業資格的風險給懇求自己幫助的患者推薦“未經批準使用的”境外藥品;還是選擇明哲保身,“見死不救”呢?

  就王某偉而言,因一次幫助病友的善心之舉,轉讓和幫助病友買了兩瓶法律意義上的“假藥”,雖有獲利784元,但并無證據表明其有主動索取差價的行為,情節也顯著輕微,如果僅因此就獲罪,同樣會顯得不合人情。

  “不過,畢竟司法更關注法律真實,而不僅僅是客觀真實,因此,該案難免令辦案機關陷入情與法的糾葛。”田耘說。

  令人欣慰的是,聊城警方的調查認定和前后兩次的判決,都一定程度上釋放了司法善意,也順應了情理的要求。在社會輿論發酵前,聊城市東昌府區公安局曾以“情節顯著輕微”為由,不予立案;聲勢浩大的輿論風暴掀起后,依舊頂著壓力在王某偉被拘11天后對其做出了取保候審決定。

  田耘律師表示,從法律上來講,聊城警方更是貫徹了刑法的謙抑性原則。簡單來講,就是說如果適用其他法律足以抑止某種違法行為、足以保護合法權益時,就不要將其規定為犯罪。該案中,如果對王某偉、陳某祥適用刑罰,代價實在太大,適用刑罰所得到的積極效益將遠小于它所產生的消極作用。

  在案件后續的調查過程中,田耘一直積極配合辦案機關的調查工作,并盡力提供所需證據,包括一些關鍵信息。

  3月24日,一度鬧得沸沸湯湯的“聊城假藥案”終于有了最后的調查結果。聊城市公安局東昌府分局對外公布,警方認定,王某偉應患者請求,轉賣和幫助購買“卡博替尼”,從中獲利784元,行為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不屬于犯罪,現依法對其作出終止偵查的決定。該案中的另一當事人陳某祥向患者推薦“卡博替尼”并列入醫囑,違反了《執業醫師法》相關規定,但未發現其從中牟利,與藥品銷售人員也不存在利益關聯,也沒有證據證明王某禹的死亡與該藥有直接關系,行為雖屬違法,但尚不構成犯罪,現依法對其做出終止偵查的決定。

  聊城警方作出終止偵查的決定,某種意義上來說,是以個案正義呼應了法律原則,也激活了制度正義。

  目前,國內每年新發癌癥病例超過300萬人,其中許多患者面臨吃不起藥的困境。境外的抗癌藥在國內審批慢,上市慢,價格還貴,是導致諸多患者鋌而走險,以及造成仿制藥“情法糾葛”的根源,要釜底抽薪地解決這一問題,必須從制度上尋求突破,更好地實現藥品的保供降價。

  在這方面,近年來國家已釋放出諸多制度善意:2018年4月起,國務院就已明確,決定對進口抗癌藥實施零關稅并鼓勵創新藥進口,加快已在境外上市新藥審批、落實抗癌藥降價措施、強化短缺藥供應保障。

  另外,2019年8月26日上午,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二次會議表決通過了新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品管理法》,將于2019年12月1日起施行。修訂草案中有關假藥劣藥的條款指出,進口國內未批的境外合法新藥不再按假藥論處;對未經批準進口少量境外已合法上市的藥品,情節較輕的,可以減輕處罰;沒有造成人身傷害后果或者延誤治療的,可以免于處罰。

  以往,存在爭議的我國對仿制式“假藥”的認定標準,變得更明晰了。

  “陸勇案、聊城假藥案的從輕處理,表明了一種趨勢,更人性化,也更符合立法本意。”田耘說。

  “我們做的工作關乎他人的人生”

  田耘律師畢業于聊城大學政治系,畢業后教了十幾年書,她待人謙和,愛護學生,是大家眼中可以交心的慈師。工作中的她,做事踏實認真,堅毅執著,同時勤奮好學,時至今日依舊保持著不斷學習的習慣。

  出于對法律的熱愛,1994年田耘律師考取了律師執業資格,1997年正式“下海”,與人合伙在聊城當地開辦了一家律所,并且,僅僅通過3年時間便將其打造成了山東省優秀律所。

  “關于這一點,我還是挺欣慰的。”田耘笑著說道。

  執業20余年里,田耘堅持做一名專家型律師,注重扎實的法學理論功底,同時,務實拼搏,銳意進取,“辦案過程中,我始終愿意與大家實事求是的坦誠交流,在相互信任和相互尊重的基礎上充分溝通”田耘說。由于做事夠專業,人又很好相處,田耘逐漸在業界積累了口碑。以至于不少跟她打過交道的辦案機關工作人員在他們的親戚遭遇法律問題時,也主動推薦田耘律師。

  田耘還熱心公益,并積極發揮所能參政議政,也由此獲得了一系列的榮譽肯定。

  為了尋求更大的職業舞臺,后來田耘加入了北京市京師律師事務所。這家成立于1994年、總部坐落于北京國貿CBD商圈的律所,是中國最早成立的合伙制律師事務所之一。

  法治路上無小事,一枝一葉總關情。

  作為一名執業20余年的老律師,在田耘律師看來,他們的工作關乎他人的人生,來不得半點馬虎。因此,要成為一名優秀的律師,除了專業素養,還必須有大局觀,有高度的政治覺悟和社會責任感,即便是暫時身處逆境也要始終相信法律,守護住自己的初心。

  她還表示,律師與公檢法之間,是法律共同體,是某種意義上的對手,但絕非敵人。

  另外,執業過程中,田耘堅持“將政治問題法律化,法律問題專業化,專業問題技巧化”的處理方式。

  “待到山花爛漫時,她在叢中笑。”在法治中國建設的偉大新征程上,田耘律師希望能夠為中國法治事業的發展做出自己的貢獻,以個案正義的實現共同推動中國法治的進步。

  【人物檔案】

  田耘律師,現任北京市京師(聊城)律師事務所名譽主任,不良資產法律事務部主任,聊城市第十三屆政 協常委。執業領域:刑事辯護、不良資產處置、民商訴訟。

  2003年以來,先后當選為聊城市第十屆、第十一屆政 協委員,聊城市第十二屆政 協常委,聊城市工商聯執委;2005年,被山東省司法廳等單位評為“山東省優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建設者”,同時被聘為聊城市政法委、聊城市紀委、聊城市公安局、聊城市建委、聊城市看守所的執法執紀監督員;2005年、2008年被山東省司法廳授予山東省優秀律師榮譽;2009年,山東省司法廳授予其“全省司法行政系統先進個人,記三等功”榮譽;2010年,當選為聊城市司法行政系統“首屆十佳”律師;2011年,被聊城市律師協會選為“女律師工作委員會主任”;同年,當選山東省律師協會理事、山東省律師協會刑辯委員會副主任,還被全國律師協會授予“全國優秀律師”榮譽;2012年,被山東省司法廳榮記“個人一等功”、當選為聊城市第十二屆政 協常委;2016年,受聘成為聊城市重大決策咨詢委員會咨詢員、聊城大學理事會理事;2017年,當選為聊城市第十三屆政 協常委;2019年,被評為“聊城政 協2018年度優秀委員”,其兩項議案被表彰為優秀議案。

  免責聲明本網轉載此文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不承擔此類作品侵權行為的直接責任及連帶責任。文章內容僅供參考,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等問題,聯系郵箱:804 14 447 [email protected] q.c om
責任編輯:小仙女

Copyright © 2015 法律中國門戶站 版權所有 Power by DedeCms  技術支持:法治中國

電腦版 | 移動版

河北时时彩qq群是骗局